編者按
  69年前的今天,日本東京灣,美國戰列艦“密蘇里號”迎來了一個莊嚴的時刻。上午9時許,日本新任外相重光葵和日本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政府在投降書上簽字。
  至此,日本帝國主義歷時15年的侵略戰爭,以徹底失敗而告終。第二次世界大戰也以全世界人民的偉大勝利而結束。
  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是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戰爭,戰火遍及80多個國家和地區,約20億人口卷入其中。在那場慷慨悲壯的戰爭中,中國人民抗日戰爭開始最早、持續時間最長,成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主戰場,以巨大的民族犧牲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譜寫了人類和平正義事業的壯麗史詩。
  □本報記者範傳貴
  1945年9月2日,天陰,灰雲四罩,海風輕拂。天剛破曉,美國戰艦“密蘇里”號已經穩穩地停在了日本東京灣內。
  上午7時許,《大公報》記者朱啟平隨同記者團從另一艘軍艦乘小艇登上“密蘇里”號。
  這艘以美國總統杜魯門家鄉的州名命名的超級戰艦,在1944年6月11日下水服役。1945年1月,“密蘇里”號作為第3艦隊旗艦,正式加入美國太平洋艦隊,1945年2月至7月先後參加硫磺島戰役、沖繩島戰役和對日本本土的攻擊作戰。
  這一天,“密蘇里”號將見證一個更為關鍵的歷史時刻。1個多小時後,日本的兩名代表將代表日本簽字,向同盟國投降。
  朱啟平腳下的“密蘇里”號戰艦主甲板有兩三個足球場大,但彼時卻仍顯得小了:“到處都是密密簇簇排列著身穿卡嘰制服、持槍肅立的陸戰隊士兵,軍衣潔白、摺痕猶在、滿臉笑容的水兵,往來互相招呼的軍官以及200多名各國記者。”
  他站在一座在20釐米口徑的機關槍上臨時搭起的木臺上,離簽字桌約兩三丈遠。樂隊不斷奏樂,將領們不斷到來。
  8時15分,中國全權代表徐永昌上將率領隨從5人走向舉行儀式的甲板。美國、蘇聯、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荷蘭、新西蘭的代表跟隨在後。主持日本投降儀式和對日實行占領的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和代表美國受降的尼米茲海軍上將於上午8時45分來到甲板,和各國代表併列。
  日本降使最後到來。朱啟平後來在文章中記錄了當時的場景:“8時53分,一位美國軍官領先,日本人隨後,陸續從出入口來到主甲板。樂隊寂然,日本代表團外相重光葵在前,臂上掛著手杖,一條真腿一條假腿,走起路來一蹺一拐,登梯時有人扶他。梅津美治郎隨後,一身軍服,重步而行。”
  著名戰地記者黎秀石也是見證簽字的3名中國記者之一。他在口述檔案中,這樣描述兩名日本降使:“這個梅津是與國民黨政府親日派何應欽於1935年7月6日簽訂‘何梅協定’、掠奪我國在河北大部分主權的那個臭名遠揚的‘華北駐屯軍司令官’,他曾要求帶著他的軍刀來簽降,未獲盟軍批准;重光葵也是日本侵略鄰國的急先鋒,曾在上海被朝鮮愛國志士炸斷一條腿。”
  9點整,麥克阿瑟“極清晰、極莊嚴、一個字一個字對著擴音機宣讀”:“我現在命令日本皇帝和日本政府的代表,日本帝國大本營的代表,在投降書上指定的地方簽字。”
  在簽字儀式上的投降書共兩份,內容一樣,包裝不同。為了羞辱日本人,麥克阿瑟特意讓人將同盟國的版本做成皮面的精裝版,而日本的版本只是用帆布草草包了個黑皮兒。
  “重光葵掙扎上前行近簽字桌,除帽放在桌上,斜身入椅,倚杖椅邊,除手套,執投降書看了約一分鐘,才從衣袋里取出一支自來水筆,在兩份投降書上分別簽了字。梅津美治郎隨即也簽了字。”朱啟平在文章中記錄。
  當全體簽字完畢時,朱啟平抬手看了一眼表,恰恰是9時18分。這讓他猛然一震:“九·一八”!
  1931年9月18日日寇製造沈陽事件,隨即侵占東北;1933年又強迫中國和偽滿通車,從關外開往北平的列車,到站時間也正好是9時18分。
  “現在14年過去了,沒有想到日本侵略者竟然又在這個時刻,在東京灣簽字投降了,天網恢恢,天理昭彰,其此之謂歟!”朱啟平寫道。
  同一時刻,甲板上黎秀石“眼眶充滿了淚水,種種思緒衝上心頭”。
  在高手雲集的各國記者中,朱啟平為投降儀式撰寫的長篇通訊《落日》被譽為經典。文章字裡行間流露出濃烈的愛國之情和歷史責任感,打動了千千萬萬的中國人。
  他在《落日》開篇第二段就寫道:“這簽字,洗凈了中華民族70年來的奇恥大辱。這一幕,簡單、莊嚴、肅穆,永志不忘。”
  晚年,朱啟平與老友談及當年寫作情況時說:“在密蘇里號軍艦上,有各國記者參加受降儀式。我想我必須以一個中國人的立場、中國人的感情來寫好這篇報道。”
  中國代表、愛國將領徐永昌在這一天給在場的各國代表和記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在簽完字之後,徐永昌靜默了許久說道:“今天是要大家反省的一天!今天每一個在這裡有代表的國家,應回想一下過去。假如他的良心告訴他有過錯誤,他就應當勇敢地承認過錯並懺悔!”
  儀式結束後,立刻有記者圍上問他為什麼說出“承認過錯並懺悔”這句話。當時的徐永昌笑而不答。
  直到1950年,徐永昌才公開解釋了“懺悔”所指的兩層含義:“因為這次大戰,實導源於十四年前所謂九·一八的日本侵華。說到日本侵華,自前清同治末年起,已經七十餘年,在這長久的時期中,我們的國家未能作到自固吾圉的必要措拖,這是我們應該懺悔的!”
  “九·一八侵略開始,在當時國際聯盟本可發生作用,使日本有所忌憚;乃主持國聯的一二強國,未能認清事理,把握時機,對侵略者加以有效的製裁,反處處予以不應當的遷就……這是不是國聯列強應當懺悔的呢?”這是第二層所指。
  (原標題:日落東京灣密蘇里受降)
創作者介紹

室內裝潢設計

ss77sswt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